中國大學網 設為首頁|添加收藏|聯系我們
  • 評論:“北大博士抄襲”應成學術凈化的契機
  • 2016-10-28
  • 來源:

知名學術期刊《國際新聞界》近日的一紙公告,將一名北大原歷史系博士生置于學術抄襲風波中。只有《國際新聞界》“一個人的戰斗”是不夠的,論文抄襲泛濫的背后,有一個數以億計的龐大“論文產業鏈”,更有一個已經異化扭曲的學術評價體系。

知名學術期刊《國際新聞界》近日的一紙公告,將一名北大原歷史系博士生置于學術抄襲風波中。公告稱,已從北大畢業的系博士生于艷茹在《國際新聞界》發表的論文涉嫌剽竊一國外論著,決定5年內拒絕于艷茹的投稿。(8月24日《新京報》)

“北大博士抄襲”事件之所以引人注目,除了“北大博士”這個耀眼的身份外,還因為這是國內學術期刊以非常罕見的“公告”形式曝光學術不端行為。擯棄,聲討學術剽竊,《國際新聞界》以自己的行動捍衛著學術聲譽,也是學術自我凈化的證明,讓人點贊。

抄襲是學術界的一大“毒瘤”,且大有泛濫之勢,這些年光“死”在“扒糞者”手里的人就不勝枚舉。幾年前,資深學術期刊編輯、學報(英文版)執行總編張月紅在國際權威學術期刊《自然》上發文稱,“中國某期刊檢測出31%的投稿中有抄襲現象”,而且這是基于軟件分析的保守估計。學術剽竊的嚴重性和普遍性可見一斑。

學術抄襲亂象屢禁不止,學術期刊等學術機構難逃其咎。收錢發論文的潛規則暫且不議,即使被爆出論文剽竊丑聞,學術期刊一般的做法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一般不會“撕破臉皮”,投鼠忌器無疑助長了學術抄襲現象。這次《國際新聞界》打破了“常規”,在確鑿的證據面前,果斷發出公告,體現了對論文剽竊說不的勇氣,給同行樹立了榜樣。

不過,只有《國際新聞界》“一個人的戰斗”是不夠的,論文抄襲泛濫的背后,有一個數以億計的龐大“論文產業鏈”,更有一個已經異化扭曲的學術評價體系。眾所周知,研究生要畢業,必須發論文;教師評職稱和晉升,更要發論文,學術成就和物質利益緊緊地與論文捆綁在了一起。論文綁架了學術,也綁架了學者的道德和良知。

但不管論文背后包含著多少物質利益,也不管學術評價體系多么扭曲,學術剽竊都是踐踏學術底線和做人底線的行為,必須受到應有的懲罰。學術剽竊與偷盜行為沒有本質差別,其最終目的都是不勞而獲,甚至學術剽竊背后的物質誘惑更大。懲罰學術不端需要學術界拿出“刮骨療毒”的勇氣和行動,學術機構要敢于直面自身的丑陋,以零容忍的態度曝光一切抄襲行為,營造一個干干凈凈的環境。

“北大博士抄襲”這個個案的最大意義,或許是學術自我凈化的契機。如今,《國際新聞界》站出來了,更多的學術機構也要站出來,讓“公告抄襲”成為懲罰學術不端行為的“常規動作”,讓抄襲者前功盡棄、身敗名裂。

歸根結底,學術凈化關鍵還是要靠自己去救贖。一個人的抄襲是一個群體的恥辱,學術界應當有這樣的共識。

(陳廣江)

分頁加載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導航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5-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

梭哈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