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學網 設為首頁|添加收藏|聯系我們
  • 教育改革必須以實驗來推動
  • admin
  • 2016-04-28
  • 來源:未知
怎么看待我國的教育改革,這可能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莫衷一是的問題。據百度學術搜索,評價中國教育改革的文章,竟有超過25萬篇,可見人們對我國教育改革期盼之殷,對新教育渴望之切。2013年9月上旬,在鳳凰大視野頻道播出了《盜火者——中國教育改革調查》,這是一部十集教育紀錄片,該紀錄片中也有我被采訪的一節。該片播出后反響強烈,普遍認為是一份中國教育現狀的真實記錄,直指中國教育的痛處,以最直接的方式炙烤我國當下的教育。
 
也許,人們對于《盜火者》這部紀錄片的調查報告,評價不盡相同。但是,我們不能不肯定編導者們嚴謹和求實的態度,他們策劃了數年時間,拍攝和剪輯就用了一年半的時間,素材時長超過100個小時。尤其值得稱道的是,它展現了各類教育實驗活動,也提出了進行教育實驗的某些思考。
 
我國各類高等學校雖說有規模大小之差,有師資素質優劣之分,有學術水平高低之別,但它們卻沒有個性之不同。這就是長期飽受詬病的千校一面的痼疾。
 
社會對人才的需要是多層次、多規格、多品種的,因此大學也必須是多樣化的,這是由教育與經濟、社會發展既相互影響又相互制約的規律決定的。2015年10月16日,英國《自然》雜志刊發了封面文章《大學實驗:作為實驗的校園》,并配發了社論:《受到挑戰的大學》,其中指出:“大學若要生存下去,就必須實驗,教育與科學應對挑戰的方式雖然不同,但與科學研究一樣,都需要實驗。因為必須通過實驗,才能最終知道哪種方式適合自己的學校。”眾所周知,創刊于1869年的英國《自然》雜志,是世界最權威的科學雜志之一,它以報道科學世界中重大發現和重大突破性的成果為使命。然而,這份備受科學家推崇的雜志,卻以不同凡響的高調刊發“受到挑戰的大學”的社論。也許,這是該刊創辦近一個半世紀的破例之舉,說明科學與教育之間有著內在的聯系。這讓人們耳目一新,說明教育也是科學,凡科學都必須實驗,并由實驗來檢驗其理論的正確與否。
 
可貴的教育實驗
 
其實,教育需要以實驗來推動并不是新鮮的話題,在歷史上不乏教育實驗的先驅者。早在公元前387年,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在朋友的資助下,就創辦了柏拉圖學園。他認為:“數學在培養哲學家、政治家中具有重要的作用,數學能夠激勵心靈上升到最高的理性認識。”因此,他在學園的門口寫上“不懂幾何者不得入內”的訓誡,并以這個理念進行教學改革實驗。他親自主持學園的實驗長達40年,而校園前后延續了900多年。在他的教育思想熏陶下,學園培養出了大名鼎鼎的哲學家亞里士多德、數學家歐幾里得等學界巨擘。
 
楊·阿姆斯·夸美紐斯是17世紀捷克偉大的教育家,他在擔任黎撤中學校長期間,積極推行“泛智教育”(全面的智慧)實驗,以實現自己的教育夙愿。他在該校開始了最早的教育實驗,也是一次精心設計的實驗,寄托了他最初的教育理想。他的實驗對象是4至13歲的兒童,學校采用活動課程和以活動為中心,這些教育實驗是他的教育理論的重要來源,推動了教育學研究中自然實驗法的發展,他也是分班教學的創始人,他的教育思想對歐洲乃至世界的教育實踐產生了重大的影響。
 
約翰·杜威是美國著名的哲學家和教育家,芝加哥大學哲學學派創始人,也是美國實用主義集大成的代表人物。為了實踐他的實用主義教育理念,他于1894年創辦了芝加哥實驗學校,以4~15歲的兒童作為實驗對象,這所學校是他的哲學、心理學和教育學的實驗室。他是美國進步教育運動的代言人,他在芝加哥實驗學校所進行的實驗,被認為是美國教育史上最重要的大膽實驗。他認為傳統教育的弊端是課程與兒童的生活和經驗相分離,認為兒童教育的課程都必須以兒童的興趣、認知和心理發展為依據,強調“以兒童為中心”和“從做中學”的教育原則。芝加哥實驗學校進行了10年的實驗,直到他于1904年離開芝加哥大學為止。杜威在中國有多名得意門生,如郭秉文(中央大學師范學院院長、南京師范學院院長)、胡適(北京大學校長、臺灣中央研究院院長)、蔣夢麟(先后任浙江大學和北京大學校長)、陶行知(南京曉莊師范學校校長)、陳鶴琴(東南大學校長)等,他們都是我國近現代教育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
 
伯特蘭·羅素是百科全書式的學者,有歐洲亞里士多德之稱,他不僅僅是著名的哲學家、數理邏輯學家,而且也是著名的兒童教育學家。他與妻子于1927年創辦了比肯山學校,以自己和鄰居的孩子為實驗對象,把他們的教育理念付諸實踐。該校以實施自由和健康教育為目的,培養兒童健全的智力和體魄,后來由于與妻子離異,教育實驗才被迫中斷,為后人留下了寶貴的經驗。
 
蘇聯的阿·蘇霍姆林斯基出身農民家庭,僅僅擁有波爾塔瓦師范學院函授科的畢業文憑,但他卻是蘇聯聯邦教育科學院的通訊院士,曾獲得國家功勛教師稱號,獲得了諸多的勛章。雖然他僅僅享年52歲,但他卻留下了40部教育著作、600多篇教育論文,1200多部兒童故事。這些驕人的成就和榮譽是如何得來的呢?這一切,都源于他是一個執著的教育實驗家,他擔任了帕甫雷什中學校長,這是一所農村中學,除了體育課以外,他擔任了所有課程的講授,以便進行課堂改革的實驗,這該是需要何等頑強的毅力呀!
 
在中國近代教育史上,最成功的教育實驗家非陶行知先生莫屬。他于1927年先辭去了東南大學教授、教務長的職務,后又謝絕了武昌高師(武漢大學前身)和吉林大學校長的聘請,義無反顧地投入到教育實驗中去,創辦了南京曉莊師范學校。他們提出的口號是:募集100萬元資金、培養100萬名鄉村曉莊實驗學校教師,創辦100萬所農村學校,改造100萬個鄉村。這是一個宏大的教育實驗計劃,如果順利地得到實施,對改造落后和貧窮的鄉村將會起到巨大的作用。但是,國民黨南京政府懼怕曉莊師范的革命性,由蔣介石下密令,由軍隊以武力封閉學校,30多名學生被捕,陶行知被通緝,被迫到日本避難。雖然曉莊師范僅僅存在了3年時間,但實驗的成就斐然,培養出了230名學生,成了后來抗日的骨干力量。曉莊師范的教育實驗,既豐富了陶行知的教育思想,又影響了當時一批致力于鄉村教育實驗的教育家,如晏陽初、黃炎培、梁漱溟等。
 
朱永新博士是真正的教育內行,由他率領的新教育實驗團隊,于2001年在江蘇昆山玉鋒學校正式啟動,2002年新教育實驗網站開通,實驗取得了豐碩的成果。他致力于推動一項被認為是草根性的改革,他們的核心理念包括:“一切為了人,為了人的一切;給學生一生有用的東西;重視精神狀態,倡導成功體驗;強調個性發展,注重特色教育;讓師生與人類崇高精神對話。”目前,全國28個省市自治區的800多所學校致力于新教育實驗,在全國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2014年11月,《教育正悄悄發生一場革命》一書出版了,瞬間引起了巨大的反響。這是上海海事大學魏忠教授的著作,他從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學成回國,就投身到教育實驗中來,他以上海海事大學電子商務和管理學專業學生作對象,后來他在100多所大學和許多中小學進行教學實驗,并總結出了一些案例教學的規律。他的另一本書《教育正悄悄發生一場怎樣的革命》也即將出版,它與前一本書是姊妹篇。實際上,這些來自民間靜悄悄的教育改革實驗,是值得重視的一股力量。
 
教改實驗需大力推動
 
蘇聯教育家阿·波利阿耶夫曾說:“教育領域是一塊偉大的實驗場地”,唯有教育實驗才能推動教育改革前行,這已是被教育史證明了的一條鐵的規律。我國是一個人口眾多的大國,根據2014年的統計數據,在校就讀的各類學生約2.5億,其中高校在校學生3559萬人。照理說,我國擁有無與倫比的教育實驗資源,應該產生更多杰出的教育家。但可惜的是,我國并沒有產生在世界有影響的著名的教育家,也沒有撰寫出在世界上有影響的教育經典著作,這與缺乏有遠見的教育實驗家不無關系。為什么大膽進行教育改革實驗的人還是太少呢?原因當然是多方面的,但以下三點卻是最主要的:
 
首先是認識上的盲區,認為實驗純粹是自然科學和工程技術學科的事,而包括教育學在內的人文社會科學,天經地義的就是注經和講說章句,而與科學技術老死不相往來。2003年2月27日,我在《光明日報》上發表了《為大學文科改革獻三策》一文,其中就提出:“設計創建相關實驗室,克服文科脫離科學技術實踐的狀況,這在新的技術革命時代尤為重要。”可惜的是,拙文并沒有引起教育界的重視,也未能看到人文社會科學改革的根本性的突破。
 
什么叫教育實驗?所謂教育實驗,是以人為實驗的對象,以某種新的教育理論(或理念)、新的教育模式、新的教學制度以及教學內容和教學方法對受教育者實施教育,并觀察獲得的實驗效果。一般來說,用于自然科學的實驗方法,大多也都可以用于教育實驗,如觀察法、對比法、解剖法、統計法、推理法、歸納法等。它們所不同的是,自然科學實驗的對象是客觀物質世界,而教育實驗對象是人,而人是有能動性的,這就增加了教育實驗的可變性、復雜性和周期長的特點。教育實驗與科學實驗一樣,都需要接受實踐的檢驗,只有反復得到重復的結果,方能夠稱為真理,也才具有被推廣的價值。
 
其次,求同不求異的思維方法,阻礙了教育實驗創新。中國人與西方人思維方法有著某些重大的區別,一般說中國人“夸多識,而西方人贊新知”,基于這方面的差異,大多數中國人是“求多不求新,求同不求異,求穩不求變”,而西方人則恰恰相反。一個頗能說明問題的例子是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從該校校長伍德羅·威爾遜的一段話得到證實,1907年他到哈佛大學參觀。他在演講時說:“普林斯頓大學不是哈佛,也不希望成為哈佛那樣;反之,也不希望哈佛成為普林斯頓。”這是對大學多樣化重要性最經典的詮釋,非常值得我們認真的思考。后來的實踐證明,普林斯頓大學的確完全不同于哈佛,她是一所“小就是美”的袖珍大學,沒有美國最吃香的醫學院、法學院和商學院,但她的數學和理論物理卻令世界其他大學刮目相看。然而,在中國卻沒有這樣有特色的大學,在求同不求異思想的指導下,普通大學一味模仿重點大學,地方大學向中央大學看齊,而民辦大學也亦步亦趨地走著公辦大學的路子,結果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了千校一面的局面。我國現在有近3000所大學,雖然他們的師資和學術水平有差別,但他們的辦學模式甚至連院系和行政機構的設置都完全一樣。在20世紀90年代初,全國曾興起一股改校名和系升格為院的熱潮,這就是同向思維最典型的表現。
 
再次,有一些人怕冒險、視教育改革實驗為危途。解放思想,投入教育改革的實驗中來,這是一塊偉大的實驗場地,每一個教育工作者都是大有作為的。唯有如此,才能創辦我國各具特色的大學,才能產生我國著名的教育家,進而創建我國的教育學學派。這是祖國人民的希望,也是時代的呼喚,我國每一個教育工作者切莫辜負時代對我們的期盼!
分頁加載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導航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5-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

梭哈人生 2018最新捕鱼送分平台 北京pk10一天 湖北11选5 彩名堂计划在哪能下载 黑龙江时时网 江苏7位数 最准大乐透预测 重庆时时三星单选走势图 时时彩稳赚200 江西麻将十三烂打法 军融国际怎么赚钱 上海天天彩 北单比分公告 云南11选5最新公式 陕西11选五走势图遗漏 KK彩票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