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學網 設為首頁|添加收藏|聯系我們
  • 大學生開微信公號是種什么體驗? 發出年輕的聲
  • 2017-02-06
  • 來源:

□“你有自己的微信公號嗎?”當聽到這個問題,不少大學生都自豪地點頭,并打開手機向你推送他們的文章,讓你幫他們“漲漲粉”

  □“這個號的定位就是給大家提供一個空間來記述,不論是后悔事、吐槽事、還是難以啟齒的事,只要有人寫出來,后臺總會有人看,有人會提出自己的看法和你分享”

  ---------------------------------------------------

  這個寒假大學生在忙什么?除了“集五福”,一些大學生還有另一個任務。他們捧著手機不是為了“掃福字”,而是為了讓親戚朋友關注自己新開的微信公眾號(以下簡稱公號)。如果說開微博、開QQ空間是每個大學生必備的社交技能,那么開設一個微信公號就是這些新媒體“達人”的進階選擇。

  “你有自己的微信公號嗎?”當聽到這個問題時,不少大學生都自豪地點頭,并打開手機向你推送他們的文章,讓你幫他們“漲漲粉”。那些尚未開設公號的人則會向你解釋“太忙了沒時間維護”,或者是“已經開了,還沒有開始寫”。

  大學生開微信公號是一種什么體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通過采訪發現,大多數個人公號是為了記錄自己的生活,而對于一些有想法的大學生來說,他們的公號已經超越了個人空間的范疇,形成了具有影響力的言論平臺。

  花樣公號爭奇斗艷 繞不開的校園主題

  “有些事情,總要有人發聲。”在清華大學就讀大四的王嘉興在2014年3月開辦了自己的公號——“王嘉興寫字的地方”。需要發聲,不僅成為王嘉興開辦公號一直堅持的信念,也是當下不少大學生開設公號的目的。

  本是物理系的王嘉興對文字情有獨鐘。他的公號粉絲數不多,1600人左右,開辦公號近3年,推文40余篇。數量雖然不多,但多為原創。不過,幾乎每一篇推送都有不錯的反響,閱讀量少則一千,多則上萬,有不少文章都在同學之間引發關注和熱烈的討論。

  他在個人微信公號的功能介紹里這樣寫著:“理想主義。希望用理性而克制的文字,在這個禮崩樂壞的時代喚起一些理智。偶爾寫寫美食。”

  王嘉興的微信公號功能區分為“校園吐槽”“生活雜記”以及他個人的聯系方式,“這并不是一開始就設想好的,慢慢寫,就有了這些分類。”他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第一次“校園吐槽”來自對校園里學生活動審批流程和治安管理相關制度的討論,文章一出,即獲得5000多點擊量。

  事實上,像王嘉興這樣的大學生公號運營者不算少數。2016年中國高校傳媒聯盟所做的一項大學生調查的結果顯示,55.89%的學生表示曾經“參與過微信公眾號的運營”,43.93%的大學生表示“自己或者與朋友一起創辦過微信公眾號”。

  2015年10月,在云南大學就讀的蘇有鵬開設了自己的個人公號,起名為“猶大之死”。

  蘇有鵬也常會在公號發表自己的看法,從不諱言對部分校園現象的不滿。

  “這個號的定位就是給大家提供一個空間來記述,不論是后悔事、吐槽事、還是難以啟齒的事,只要有人寫出來,后臺總會有人看,有人會提出自己的看法和你分享。”蘇有鵬說。他在公號的功能介紹里寫道:“諒解一切告密、謊言和無知。”

  和王嘉興一樣,蘇有鵬發送推文也沒有固定頻率,“面對一些事情有情緒和想法時,就趕緊記錄下來,原創半個小時一篇”。

  吐槽不是叛逆 是為了發出年輕的聲音

  大學生一直是一個充滿激情的群體,如果說過去大學生對于學生生活的不滿只能“憋著”,這積攢的情緒或許會引起校園中的沖突。而當大學生開設了微信公號,學生則有了較為通暢的發言渠道。

  王嘉興會時不時對校園里的事情推文評論,不論是校園熄燈制度,還是運動會申訴機制,又或是保研政策,都有他的聲音。有時,他也會采用一些很有趣的寫作手法,比如用“魔幻現實主義”來表達他的想法。敢于發聲和見解獨特,成為他公號的一大特色。

  “我對自己寫的東西負責,不說假話,也不做過度的解讀。現在覺得自己有一份責任,去影響一些人,讓人們知道事情的真相。”王嘉興說。

  蘇有鵬就像一個成熟的微信運營者,他知道怎樣抓住時效,緊跟大家關注的熱點。

  蘇有鵬記得一次是在體測,“早上8點開門,10個人進10個人出,要排很長的隊”,然而總會有后來的人亂插隊,延長了排隊時間,這讓蘇有鵬很氣憤,于是,他發表了《流水的體測,鐵打的插隊》。

  之后,蘇有鵬也陸續對學校圖書館小包間占座、食堂米線被禁止放香菜、貧困生助學金等問題推文。而關于貧困生助學金問題的文章則成為蘇有鵬公號中閱讀量最高的一篇,也令他記憶深刻。

  彼時,“貧困生買耐克鞋被取消助學金”事件在網上被炒得沸沸揚揚,結合學校獎學金名額少、助學金名額多的實際情況,蘇有鵬隨之推出了《另類貧困生:敢不敢說你的助學金拿得坦坦蕩蕩》一文,他在當中表示,“‘貧困’儼然成為一種謀生技能,生存技巧。只要一紙貧困證明,助學金有了,超高金額的獎學金也有了。”這篇文章在當時粉絲數只有300的情況下,閱讀量達到3700多。

  在文章“火了”的同時,蘇有鵬也被質疑過,這些質疑讓蘇有鵬開始思考。在他眼中,這一次想法的變化正是公號帶給他的禮物。

  “在公眾號里寫東西,有時看起來有些文章想法不一致,有點自相矛盾,這正是自我不斷重塑,思想不斷更新的過程,也是我的收獲。”蘇有鵬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正因為運營公眾號的經歷,在選擇研究生方向時,學習新聞學的他選擇了網絡與新媒體專業。

  當公號變成平臺 學校如何管理

  如果說大多數大學生建立的公號是帶有明顯個人身份標簽的“個人空間”,那么對于有些大學生來說,他們的公號已經超越了個人想法的展示,而成為一種充滿服務性的“公眾平臺”。

  不少蘭州大學學生的微信里都關注了一個公號“蘭大e校通”。在上學期間,這個公號保持每日更新的頻率,為蘭大在校學生提供校園資訊等相關內容。然而,這樣一個公號并非是由學校官方所辦,而是由學生個人運營的。

  魏金戈便是這個公號背后的負責人。起初,“蘭大e校通”是魏金戈及其團隊參加學校創新創業活動時設計的一個項目,起初他們想要開發一個校園類的手機App。盡管后來App沒有成功實現,魏金戈開通了“蘭大e校通”微信公眾號。

  “蘭大e校通”的推文有選課指南、期末指南等資訊,輕松幽默的段子合集,也會發布患病學生的募捐信息,內容基本都與學校相關。從大二到大四,魏金戈運營公號兩年多,粉絲關注量也增加到8000多。如今運營團隊也從他一個人變為六七個,團隊間討論推送安排,并設有固定的QQ交流群,從群內在校同學的互動交流中汲取微信公眾號的選題和內容素材。

  做推送并非一件易事,有時一篇原創少則花上半天,多則一天甚至幾天時間。“做公號會很忙,但因為對此感興趣所以不覺得有什么”。魏金戈說,因為對新媒體感興趣,他的專業從教育技術學轉到了網絡與新媒體,運營公號也使他結識了如今的女朋友。

  然而,當公號具有了面向整個學校的影響力,如何對此進行管理成為學校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作為非官方的校園資訊類賬號,“蘭大e校通”不代表官方立場,因此“自由度和靈活性更高”,“同學們喜歡,給的鼓勵也比較多”。但鑒于其影響力,不少在校的老師也關注了,學校方面也有一定管理,有時也會對一些內容提出要求。

  對于蘇有鵬來說也是如此,有些內容在發出不久后會遭遇刪帖。他記得,有次自己吐槽了關于學校年度人物評選制度的問題,便接到了老師善意的提醒。之前也曾有相關部門的老師傳話給他:“你太高調了。”

  那么,學校一方應該如何應對不斷涌出的大學生公號呢?

  上海交通大學黨委宣傳部部長胡昊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不少學生及學生社團開始創辦自己的公號。“這些自媒體有些影響力很大,但缺少引導。我們做的工作就是對基礎好的公號進行指導,給他們網絡文化工作室的授牌,同時可以給他們一些場地支持”。

  胡昊表示,這種支持更多是關心和服務。“比如說到了重要宣傳節點時,我們可以給他們一些建議,引導他們創作積極向上的作品。這樣校方可以利用他們的創意進行信息傳播。”

  對于一些只講噱頭,不講內涵的內容,胡昊表示,這是學校引導的重點。“生活中有很多美好的東西,通過與大學生合作,可以引導大學生用自己的眼光發現正能量的內容,也提高這些自媒體的品位。”

  胡昊介紹,對于做得好的公號,學校還可以提供給學生一些知名校友的采訪資源,使學生和學校實現內容傳播上的雙贏。而對于一些即將畢業的學生運營的知名公號,學校也可以幫助學生完成“交接”的問題,防止這些優秀自媒體半途而廢。

分頁加載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導航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5-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

梭哈人生